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谢铮抬手按住媳妇的小腹,食指还在她的肚脐上轻轻的挠了一下,见她战栗,嗤笑道:“别乱蹭,容易蹭出火,你抗的住第二轮?”

    “咦,你居然小瞧我?疯了吧你?以前你第三轮的时候,我说什么了?”她美眸妩媚万千的扫了男人一眼,顺便在他胸口上亲了一下,满身的汗味,雄性荷尔蒙冲击的她脑袋发晕,“你的荷尔蒙有毒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谢铮看着天花板的吊灯,然后攥着她的纤腰,将人直接撂趴下,手掌扣在她的小腹上,微微用力将她的屁股拎了起来,“再来一轮!”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的折腾,许宁感觉进气都没有出气多了。

    她软绵绵的任由谢铮将她抱去浴室,“铮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累着了?”谢铮怜爱的问道,“给你洗个澡,咱们就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累!”她死鸭子嘴硬。

    “那就再来一轮!”

    “不行,腰酸!”

    “还是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累!”

    得,又绕回来了。

    铮哥干脆不搭理她了,抱着她好好的洗了个澡,将她擦干净身体塞到沙发里吹头发,之后换了床单,搂着她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管她在外面如何的女强人,在家里始终都是个娇滴滴的女人,铮哥自认胸怀宽广,再如何折腾都能包容的下。

    次日一大早,许宁打着呵欠,身穿白色雪纺无袖长裙,披散着一头长发从楼上赤脚下楼。

    走动间发丝跳动,裙裾飘曳,凌乱的发丝搭配上粉嫩而干净的素颜,充斥着一股凌乱美,尤其是那微微眯起的妩媚大眼,因困顿而泛着薄薄的水雾,魅惑力肆意的发散。

    跟着许锐来蹭早饭的陆辞,小心肝扑通扑通的剧烈跳了几下,才抬手笑的爽朗的和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宁姐早!”乖乖,这真的是……谢铮大哥未免也太幸福吧?每天都能看到这么一个大美人,简直羡慕死了。

    许宁点点头,“又来蹭饭?”

    春天的时候就三天两头的来蹭饭,许宁也都习惯了,反正一个人两个人都是吃,不来蹭饭的时候,那是许锐自己在家里做。

    陆辞大概是来的次数多了,脸皮的厚度也练出来了,现在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刚开始来的时候还是各种的拘谨,不过吃了两回,似乎被谢铮的手艺惊叹,为了能经常吃到没事,脸皮不厚可不行。

    “嘿嘿,宁姐姐可别赶我走,赶我我也不走。”陆辞嬉皮笑脸,看到许锐那边的举动,刚忙起身去厨房环岛上将盘子给端出来,今早做的是小笼包,他们过来的时候,谢铮正在家里包着呢,一个个的别提多好看了,而且还是灌汤的。

    这个灌汤是用大骨熬制的浓汤放凉后的冻,切丁之后包小笼包的时候,往里面放两颗,上了蒸笼那冻会很快的化掉,融入到馅料里,味道别提多鲜美醇厚了。

    另外每人还有一枚煎鸡蛋,养胃的小米粥,以及三碟小咸菜,早饭简单却丰盛,其中的一盘小咸菜是于春花腌渍的,这些年每年她都要腌渍两大坛子自家的蔬菜,早上喝着养胃小米粥,搭配上一碟小咸菜,爽口又下饭。

    陆辞早之前在许家尝过之后,缠着让许锐给了他一些带回家,结果陆家夫妇也挺喜欢的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一碗虾酱,虾子是许宁偶尔去沿海城市买来放到空间里的,足足两大塑料桶,隔一段时间老太太会用非常小的磨盘研磨一些虾酱,谢铮就好这口,虾酱蘸大葱,虾酱在下锅蒸之前在里面滴入几滴香油,放入一些细碎的葱花,再打入一颗鸡蛋搅匀,蒸出来的味道特别的好闻。

    若是不在许家吃饭,陆辞估计一辈子都不会接触虾酱这种普通人家的美味。

    自从来许家和谢家蹭饭,这孩子也爱上了虾酱大葱,他们家的大葱是许宁空间里的,这些从辣味不重,而且里面还透着一股清甜,且葱白很大,葱叶自然也不小,非常的好吃。

    宁瑞酒店里的大葱除了用作调味,还有一道菜里面大葱是必不可少的,那就是烤鸭。

    小面皮里面卷入沾了酱料的烤鸭片,再加入生葱,咬一口那味道堪称一绝,更重要的是生葱和烤鸭混合在一起,冲淡了烤鸭的油腻,很多人去宁瑞酒店吃这道菜,生葱总是多要一些。

    他们家是没有烤鸭,但是蘸着虾酱,也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“咔嚓咔嚓——”

    三个大男人拿着谢铮洗净切好的生葱,吃的很痛快,至于饭后口中的大葱味,多吃几颗口香糖或者是喷几遍口气清新剂,没多大问题的。

    再不行,戴口罩上班可以吧?

    反正他们都是老板,平时都坐在办公室里,也不用无时无刻的和别人面对面打交道。

    陆辞自从跟着许锐蹭饭,从来没有缺过什么好吃的,蔬菜什么的,许锐一般都是来大姐这边拿,若是家里朋友来聚餐,直接开车去仓库里面取,酒店那边也能带回家,各种方便。

    “对了!”陆辞一口吃掉一个小笼包,“铮哥,宁姐,我和许锐在三桂里开了一家酒吧,你们过几天要不要去玩?十月六号开业,就剩一个礼拜了。”

    谢铮抬眸看了眼他俩,“没事开什么酒吧。”

    “铮哥觉得这个不好啊?”陆辞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麻烦多。”谢铮没觉得酒吧的存在有什么错误,只是那种地方就是单纯喝酒热闹的地方,谁也不敢保证你开酒吧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,两人现在的身份都不低,未来势必是要继承各自家里的企业的,开酒吧对两人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,无非就是掏点钱,或许有人仗着他们俩的身份而不敢在酒吧闹事,可万一喝大了难免不会发生意外,相比较起来其他很多的产业值得投资,何必非要折腾酒吧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多雇佣人手看着的,而且一系列的后续事情我和许锐都商量妥当了。”

    许锐点点头,原本他是没打算和陆辞投资酒吧,不过陆辞那边看好了一家店,那边几乎都是娱乐场所,开别的也不合适,他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