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夕和之所以惊讶万分,也正是因为她很清楚金鹤子是只存在于书籍和传说故事中的存在啊!但是,眼下的情况,除了金鹤子,她真的找不出第二种植物会有此般的特征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金鹤子到底是什么?”临月越发疑惑了,忍不住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夕和深吸了一口气,将桌上的水杯递给那位大夫,同时跟临月解释:“金鹤子是一种上古毒草。百怪异志有载:上古有神鸟,名金鹤,赤金为体,红宝为眼,其翅若云,一展百十里。金鹤与凤凰争天,败,遭天火所焚,挫金为烬,落地生根,逾百年,是为鹤草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的意思是说,在上古时代有一种神鸟叫做金鹤,它的全身都是金子所铸,眼睛则是红宝石做的。这种鸟很大,翅膀张开就像天上的云朵,可以覆盖近百里的土地。但是它在与凤凰的斗争中败给了凤凰,遭到凤凰所喷的天火焚烧,通体的赤金被烧成了灰烬。而化为灰烬的赤金粉末飘散下来,落到地面生了根,一百年之后就长成了鹤草。而这个鹤草,就是金鹤子。”

    “而关于金鹤子的属性,百怪异志也是有记载的,说这种草的根茎皆是金色的,可长一丈高,无花无叶,每十年结一次果,而果实却是红色的,正如金鹤的眼睛一般。传闻这种草的根茎有股烧焦的味道,泡进水里会如同灰烬一般将水染成灰黑色,且有剧毒。”

    夕和说完,看向那名大夫,而那名大夫脸上的笃定已经变成了犹疑,因为他刚刚闻了闻那杯水,果真有股烧焦的味道,而水也确实变成了灰黑色,这与传说中的金鹤子太过吻合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还是不太相信,又说:“虽然这股烧焦味和将水染成了灰黑色这两点确实与金鹤子相吻合,也再没有第二种药草或是毒草和这两个特征相符。但是,百怪异志只是本神话故事集,里面的记载太过虚无缥缈,而其它书籍中老夫不曾见过有关金鹤子的记载。况且,建国上百年,别说是南越,就是放眼大陆也不曾有人发现过金鹤子啊!”

    这位大夫说得也有理。夕和记起在现代时曾经也是研究过金鹤子的,搜寻了不少资料想要验证金鹤子的存在性,但是确实除了百怪异志,再也没有别的书籍有相关记载了。为此,她还去研究所的图书馆里找过,连那里都没有记录,那就是必然没有的了。

    可是,实在是太像了,毕竟符合这两个特征的草只有一种,她也有预感,这就是金鹤子,没有错。

    这时,那名大夫又开了口,说:“且不论这究竟是不是金鹤子,就权当它是金鹤子好了。关于金鹤子的毒性如何,如何解毒,连百怪异志里都不曾记载,这位公子,你接下来又要如何做呢?”

    没错,是不是金鹤子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如何解了这毒。夕和重新看向若梨,只见她缩在椅子上,低着头,紧紧抱着自己,身子还在发抖。难道要让一个妙龄少女一直过这样的日子吗?不管是出于医者的角度,还是个人的角度,夕和都不忍心。她还是第一次,对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