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十章府医坦白!

    猛地听了这样一声厉喝,屋内众人皆是心惊!而李氏,竟然是身形晃了晃,脸色已是极白!

    “这,赵大人?您如何知道?这,阿暖她?”李氏有些难以置信道。

    赵青的脸色不好,跟他一起进来的沐长安脸色就更差了,阴沉地几乎如同那乌云密布,让人望而生怯。

    “夫人莫急,先请赵兄为阿暖诊脉。”

    那府医一听赵大人三个字,脸色就已是惨白惨白的,不自觉地,身子一软,就在床边一瘫,已然是动弹不得了!

    宋姨娘的身子也跟着晃了晃,紧咬了嘴唇,不会的!自己未没有安排人下毒,不会的!只是稍后赵青的话,却是彻底将她推向了绝境。

    “这是失心草的毒,子赫,快去写下方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父亲。”那一个看起来与沐心暖年纪相差无几的小男孩儿,便到了桌前,提笔跟着赵青说出的药方,疾速地写着。

    “着人立刻去取药,然后两碗水煎成一碗,火速端来。”

    于嬷嬷连忙领了命,拿了方子,就要往外走,“嬷嬷别急,我陪你同去。既然是有人要害阿1;148471591054062暖妹妹,这解药,也是不可大意的。”

    于嬷嬷一愣,看了自家夫人一眼,见夫人点了头,沐清轩也要跟着一起去,那一张有些恼怒的小脸儿上,显然是已经认定了,就是有人要害她的长姐了。

    沐长安看着赵青为女儿施完针,已是一脸疲惫,看到女儿已是渐渐转醒,心下大定。至于那府医,早已命了管家拖下去,好好审问了!

    女儿明明就是中毒了,可是这庸医竟然说她只是气血攻心,这是何道理?

    小小孩童,如何就会有了如此心疾?分明就是受人指使!当然,这话,沐长安不必说出来,在场之人,无论主仆,哪个还想不明白?

    “回老爷,府医招了,说是收了宋姨娘的好处,之前曾命人在大小姐的药里下了远志,而且是每隔两天,才下一次,以致大小姐的伤,时好时坏。具体宋姨娘为何要这么做,他就不知道了。而今日之事,大小姐也的确是中了毒,只是因为受到了宋姨娘的暗示,才会将中毒,说成了气血攻心。”

    宋姨娘一听,立马就跪在了地上,“老爷,老夫人,婢妾冤枉呀,这府医自进了屋子后,婢妾可是一句话也未曾与他说呀。还请老爷为婢妾做主。”

    沐长安的脸色早已是难看至极,“来人,去膳房查看,将所有经手过小姐的药物的丫环婆子,全都拘起来,仔细审问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爷。”

    这是明显着不信宋姨娘的话了,而赵青看到沐心暖醒了,可是嘴唇却仍是泛紫,有些心疼道,“阿暖可是心口疼?”

    沐心暖轻点点头,“赵伯伯,阿暖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一句话,沐心暖说的却是极为缓慢,声音也是极轻,不用看她的脸色,便知道她这番话说的极其艰难,显然,还是在受着那毒药的折磨。

 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