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二十一章凡事有度!

    沐心暖的话,对沐心瑶来说,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打击!她虽然是年幼,但是也知道她与姨娘这些年来能在这沐府里过的还算是不错,最主要的原因,便是因为姨娘生下了沐清远!

    虽是庶子,可是在这子嗣本就有些单薄的沐府来说,可是极为珍贵的。即便是祖父对姨娘不喜,可是对沐清远,也还算是疼爱的。毕竟,孙辈的男丁,总共,也才只有两个!

    现在听到沐心暖说姨娘为了陷害嫡母,竟然是差点儿要了沐清远的命?

    沐心瑶的心底突然一寒!坏了!听说这些日子沐清远可是养在了锦院的,那如此一来,他们母女俩想要谋害自己的弟弟,岂非是更容易了一些?

    沐心瑶这心里一着急,竟然是就下了床,趿上鞋就往外走,才刚到了外间儿,便觉得外头的空气着实新鲜,味道也是好闻了许多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一好闻,也顿时让沐心瑶清醒了不少!

    自己现在还发着疹子呢,怎么能往外走呢?这万一受了风?轻则落下病根儿,重则可是会要了自己的命的!

    沐心瑶一个激灵,立时就回了里屋,然后拿了被子将自己从头到脚捂了个严实。

    对于沐心瑶的举动,偷偷藏身在外头的于嬷嬷,没多久,便将这一切都回报到了沐心暖那里。

    荣月有些不太明白,撇撇嘴道,“大小姐,您为何不多刺激她几句?这样,她只要是当真出了那屋子,在外头受了风,至少将来,也让她落下一个头疾!”

    沐心暖摇摇头,“你不懂!凡事皆有度,一旦过了,则是祸福难料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何意?”

    沐心暖轻笑一声,“我今日去探望过沐心瑶,合府上下皆知。另外,老祖母还曾亲见过我的。若是今日传出了沐心瑶突然冲出了屋子,从而落下了什么毛病,不用想,这人们自然也会怀疑到我的头上的!”

    荣月恍然大悟,“原来如此!大小姐所言甚是。所以您才让于嬷嬷守在了门外?”

    沐心暖点点头,“再则,若是果真让沐心瑶落下了什么毛病,怕是将来,反倒是成了她扮柔弱的一项法宝了!将来岂不是又让她多了一道倚仗?我可没那么蠢!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还是小姐聪慧,奴婢望尘莫及!”荣月笑嘻嘻道。

    沐心暖看她得意的样子,轻摇了头,“你呀!若是出了这屋子,可莫要再露出这样的笑!如今二小姐和二公子都是缠绵病榻,虽是已有好转,可仍是不可大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奴婢省得了。”

    沐心暖开始提笔练字,不知不觉已是过了大半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“启禀大小姐,赵公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沐心暖一喜,“快请他进来。等一下,只他一人?”

    “回小姐,大公子陪着赵公子一道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沐心暖点点头,“快去备茶,就准备赵公子最喜的雨前龙井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到了沐清轩有些酸酸的口气传来,“姐姐好生偏心!只记得子赫1;148471591054062哥哥喜欢喝雨前龙井,竟是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