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九章气血攻心?

    “小姐,您猜的没错,奴婢总共是收集了十剂的药渣,其中有三剂里头比别的药里多了一味。奴婢已经问过了,那味药名为远志,可使人恶心呕吐,却也有安神之药,可让人昏昏欲睡!”

    沐心暖点了点头,“你做的很好。记得,此事暂且保密,万勿对任何人提及。这几日,我本就不怎么出院子,想来,那宋姨娘也不知我的情形如何,许是以为我一直用着这药呢。”

    荣月有些担心道,“可是小姐,这件事,不用禀报夫人吗?若是夫人知晓了,定然是会肃清那膳房,并且是收回了宋姨娘管理膳房之权的!”

    “你太小看宋姨娘了!”沐心暖轻轻摇头叹息,“她若是这般地好对付,又如何能讨得了老夫人的欢心?又如何能得了下人们的敬重?若是没有几分的手段,她一个小小的妾室,如何还能有了掌管中馈的资格?”

    于嬷嬷听了一愣,掌管中馈?

    “小姐的意思是说,她这般地害小姐,就是为了让夫人疏于府中事务,专心照顾小姐,然后好夺了夫人的中馈?”

    沐心暖点头微笑,“你说,这样一个有心计之人,怎么可能会没有为自己寻好了退路?不过就是多了一味远志,却不会使人致命,若是真的闹将起来,怕是那宋姨娘反倒会买通了府医,说是为我安神。这样一来,咱们岂不是枉担了一个陷害父亲妾室的罪名?”

    于嬷嬷点点头,“小姐担心的不无道理。只是,小姐,若是咱们不将那宋姨娘掌管膳房的权利收回,万一她再对夫人不利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此事,我早有安排。那宋姨娘也不蠢,这才短短几日,她也不敢造次。”

    于嬷嬷一想也是,刚接手了膳房没几日,哪里就有那般大的胆子来毒害妾室了?而且,若是那宋姨娘早已是有心收买了府医,无论是那药里头掺了什么,府医定然也是会为宋姨娘开脱的!看来,此事,还需从长计议了。

    荣月听得心急,却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,一时,竟是红了眼眶,险些掉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于嬷嬷,你如此这般。”

    灯光有些昏暗,于嬷嬷脸上的神色有些惊异,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,“小姐,这个,是不是太过冒险了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按我说的去做就是!要想让宋姨娘彻底地丢掉管理膳房的权利,这是最有效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那奴婢现在就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一晃又是四五日过去了,沐心暖每日都会到荣院去请安,只是神色看起来略有些不太好,李氏看在眼里,有些心疼。也只是嘱咐她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这日,沐长安幼时的玩伴,太医院的院使,赵青带着幼子前来拜访。

    沐长安带了沐清轩在书房里相候,只是说了不到几句话的功夫,就听到外面小厮急急来报,“回禀老爷,大小姐突然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回老爷,后院儿于嬷嬷着人请了府医过去,夫人和老夫人也都过去了,大小姐不知何故,突然就吐了一口血,昏迷不醒了。”
<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