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二章十年折磨!

    迟了!一切都太迟了!

    有什么东西在沐心暖的眼前开始慢慢地绽开,像是一朵白色的牡丹,越来越大,越来越薄,越来越淡!

    透过了那薄薄的一层白雾,似乎是看到了母亲正痛苦地蜷缩着身子,而弟弟则是被人推到了荷塘之中,外祖父,舅舅,他们全都是身首异处,到处是血!

    恨吗?怎么能不恨?可是沐心暖现在,连呼吸都困难,她甚至是能感觉得到,自己的瞳孔在逐渐放大!这样的一个将死之人,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一抹自嘲的苦笑,漫上了唇边,娘,弟弟,外祖父,舅舅,我对不起你们!是我错把鱼目当珍珠,反倒是害了你们!若有来世,我定然是不会再瞎了眼,看上了这只中山狼!

    沐心暖眼前的东西,渐渐散去,意识也终于是开始涣散!等金辉和沐心瑶靠近时,沐心暖的眼睛仍然是大睁着,似乎是死不瞑目!

    沐心瑶似乎是受到了惊吓,"哎呀!"

    感觉到了怀里的娇人的身子在打着颤,金辉看向了地上的尸体,更是多了一抹厌恶,"哼!死前不招人待见,死后竟然是还想着来找爷的麻烦不成?"

    "来人,将尸体扔到了河里喂鱼!"

    "是,侯爷。"

    没有人看到,一个透明的沐心暖,就站在了自己的尸体的旁边,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尸体被人丢入了河中,顺着河流起伏着,此时她早已是感觉不到了什么是痛!倒不是没有了心,而是一个人痛到了极致,不是麻木,就是极度的恨了!

    看着你侬我侬的金辉和沐心瑶,沐心暖这会儿终于知道了什么是无耻!什么是狼心狗肺!

    沐心暖的游魂竟然是真的停驻在了阳间,她的脸上早已是看不出什么伤痛,看不出什么气恼!所有的一切,她都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,什么也不能做!因为她是鬼,是一缕游魂!

    她亲眼看着金辉十年间,大权在握,由定远侯升为了定远公,亲眼看着沐心瑶,由侯夫人,晋为了正一品的公爵夫人。亲眼看着他们两个人的儿子,一天一天长大!

    亲眼看着沐心瑶的弟弟沐清远继承了沐家的家业,官运亨通,扶摇直上!而这一切,原本都该是自己的弟弟的!如今呢?到头来,不过是一场骗局,一个笑话!对于自己那忠厚的父亲,又何尝不是?死在了亲生儿子的手中,父亲想必,也是恨的吧!

    不止如此,直到了自己死后,她才知道,原来自己婚后五年一直无所出,竟然是被宋氏这个贱人给害的!

    她竟然是在自己十五岁的时候,就给自己下了绝子汤!这个心思恶毒的女人,简直就是该死!枉费自己在母亲死后,还真心地拿她当了自己的母亲来对待,原来自己的一切,早就被她们母女俩谋划好了!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此,她又怎么会总是在金辉面前,觉得有些亏欠?又怎么会在活着的时候,在沐心瑶的面前,有些自卑?

    沐心暖已经感觉不到什么是痛了!知道自己被宋氏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